当前位置:引导力情感中年同志感情交流驿站,中年同性恋者的无奈
中年同志感情交流驿站,中年同性恋者的无奈
2022-11-19

李银河先生曾说过,她说:“同性恋骗老婆,花招极多。但是未经本人同意,不能披露这些花招,以免引起家庭纠纷。其中比较常见的一种说法是,本人在练气功,不近女色”。

看到这句话,真不由让我唉声叹气,一时脑中就想到了几个人,都是曾经好友,也是已婚的男同志。

由于写了不少同志的文章,因此头条也有人私信与我,这里边有几位也是已婚男同性恋者,他们在向我诉说他们生活中的无奈,我很理解,他们都很孝顺,但是人一旦因孝而愚的时候,根本也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,于是被世俗裹挟,于是违背本性去和异性成婚,一旦到了这种地步,还有什么可说的呢,苦尽苦,人自知,这种自酿的苦酒是必须要亲口吞下的,就算同志圈中再有人懂你又能怎样?

其实男同不应与异性结婚这事儿谁心里都清楚,同志最明白,反正我是极力反对男同与异性结婚的,但是当他们真结了之后,我也不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指责与评判什么,因为说什么都晚了,更因为我本身也无法说清他们这样做是对是错。

有位网友讲得好:他说,谁都会说,但真轮到自己身上你又会怎样?“,所以我只能给他们一个耳朵,听他们倾诉,我也不可能去劝他们离婚,因为他们也没有这个勇气,否则的话当初他们也不会去结这个婚的。

我对已婚同志的痛苦与无奈非常清楚,几乎到了感同身受的程度,因为身边有,不止一个,好几个,一旦在一起聊天,他们准会吐露心中的那份无奈,听的太多了,所以我觉得李银河先生说的这句话,的确存在。

由于婚姻的禁锢,他们甚至想找个能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,找谁去说呢?又敢跟谁说呢?于是奇怪的事情出现了,有两位已婚同志在我不回复的情况之下,丝毫不住口的用文字方式将苦恼私信于我,发过来一段又一段,然后会说:“和你聊完了,我心里舒服多了”。

就这样,尤其是最后这句,看得我心里非常难受。

那么既然已婚中年同志这么苦楚,他们会用什么方法廖慰己心呢,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:偷偷的继续与同性接触,我想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但分有头脑的人都能想明白,“如果他是条鱼,那能离开水么?”,所以当男同结婚之后,我倒是赞同他们去这么做,省的把自己活活渴死,不过当我和已婚中年男同聊多了之后,我觉得他们使用的方法还是可取的

男同虽然已婚,但他们对家庭很负责任,他们也不可能抛却家庭,于是他们会在外面尝试蜻蜓点水般的温暖,但是他们不会乱来,他们会格外小心,而且防备措施做得很好,他们都会想到自己还有妻子,有个中年男同和我说:“我必须要小心,否则的话万一招上点儿病,会传染我妻子”。

不过还有一位中年男同和我说:“我也想找固定的,而且也是已婚的,这样既可以相互诉说心里话,也可以相互慰藉,而且还安全”。

我倒觉得已婚男同这么做是最明智的,相同的苦楚相同的处境,如果年龄相仿那最好不过,彼此不破坏彼此的家庭,隔一段时间见上一面,这样既不乱来,也能保护好自己的家庭。